原罪序曲

今天的我依然是不想画板子(傲娇)。一家三口(一叶之秋,沐雨橙风,秋木苏)的艺术字体奉上么么哒~

我当初为什么要上色……orz……

今天的本宝宝依旧是在摸鱼手绘中度过呢

将至未至(5)

强调ooc
以上
以下



“刚刚真的好险。”楚云秀安抚着惊魂未定的戴妍娇,有些庆幸的说。
“他......他怎么能这样呢?!”戴妍琦又惊诧又羞愤,话都说的不利索了。
“多亏了那位沃德小姐,不然事情还真是......”高英杰摇着头说,手上轻拍胸脯。
“嗯,是该好好感谢她。”喻文州啜了一口茶。
“是吗。喻队长你们在说谁?”唐柔穿着晚礼服优雅地站在桌边。
戴妍琦问:“柔柔姐,你怎么在这儿?”
“我可以坐在这里吗?”唐柔指了指喻文州身边的一个空位,在得到应允后坐了下来。“赞助商名单上的唐书森是我的父亲,这次我是作为赞助商来的。”
唐柔坐下来以后,就一直在和喻文州眼神传递着“我准备好了,你可以撤了”“你不是明天才回来吗?”“我提前到了就来了”“那我现在去哪””你去沃德那里”的讯息。
王杰希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说“起来......唔!”
一股热浪伴随巨响,在会场不远处轰炸开来,迎面而来的气流把桌子上的几杯饮品瞬间欣翻,连带着桌边几个站着的人身体一晃,好几个人一起跌倒,哪怕是站得更远一些的人也被逼得踉呛了好几步。
“那边是......怎么了?“乔一帆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的一楞,不由得抓住了身边高英态的手,仿佛下一刻就能拉起高英杰离开一般。
“喻队长......”唐柔皱着眉,假装慌张的唤了喻文州一声。
“我去看看。”喻文州会意地离开。
啪嚓。
玻璃破裂的声音。
然后一阵杂乱的子弹飞舞声和火花把曾经的繁华击的支离破碎。
一枚纷舞的弹药巧合般的在隔壁炸开,引得戴妍娇失声尖叫起出来。唐柔面一凛,悄然站起来。
唐柔压低嗓子,为众人指了一个方向。“那里是一条员工通道,可以直接通往外面,快走。”
然后唐柔放大了音量,向四周喊道:“安全通道在那边,大家保持秩序。”流利的英文传遍整个会场,并为全场里的其他人指了另一个方向。
又是一阵爆炸的气流晃得人头晕目眩。
“队长!”黄少天慌乱的嘶叫着,抬脚就要往喻文州离开的地方追去。坐在黄少天身边的李轩和方锐眼疾手快地一个捂嘴一个架住他就和唐柔等人往刚才的员工通道里走去。
“唐柔小姐,刚刚......”在员工通道里打着手机电筒走了一段距离后,吴羽策开口了。
唐柔叹了口气,“我给他们指的,就是你们来时的方向,出去肯定要绕路,能不能活下来看他们自己了。”
“因为如果一次往性带走太多人。引起注意的话,我们也活不下去是吗?”肖时钦问。
“没错。”唐柔说。不是因为唐柔的战斗风格一往无前她就会充满正义感。相反,她的成长环境注定了她能看明白很多事,注定了她没法圣母心。
“不过现在到了这里,至少我们是安全了。”唐柔轻轻靠在一旁的墙上“缓一缓吧,一会儿还有一段路。”
两个女生仿佛是被这一段路抽空了空气一样,相依着坐在地上,大口地喘着气。
枪战。
这种来自世界黑色层面的事情超出了她们的接受范围。
“怎么会呢......”楚云秀声音都在颤抖,但仍在安抚着戴妍琦。
她其实也想像戴妍琦一样发抖,但是不行,她是队长啊,她是不能崩溃的。
李轩和方锐闻言也放开了黄少天,却没想到他转身就要往回跑,离他最近的张佳乐只能又一次把他擒住了。
“黄少天,你闹够了没有!”张佳乐冲着仍在挣扎的黄少天吼着。
“张佳乐。你放手我没有闹啊,我没有闹!”黄少天吼得歇斯底里,眼中还有大颗大颗的泪水涌出来。“我怎么能够抛下队长啊,明明队长也应该和我们一起走的啊!蓝雨怎么可以没有喻文州啊!”
“黄少天,你听好了,喻文州可能回不去了。”孙翔在这个时候异常冷静,麻木得不像话。也或许真的还是青春年少,所以才会在黑暗中分崩离析。
黄少天怔住了,“你,你刚才说什么?”
孙翔深吸一口气,“我说,喻文州可能回不去了。”
“孙翔你闭嘴.......唔!”淡漠的人似乎不只孙翔一个,唐昊顺手把头上的发带取下来,堵住了黄少天的嘴,不知道是不是光线问题,唐昊和孙翔的眼中从头到尾没有一丝灵动的光泽。
周泽楷在戴妍琦面前蹲下,指了指戴妍琦的发绳“借用?”
戴妍琦点点头,取下发绳递给周泽楷。
周泽楷接过,然后把那条发绳在黄少天的手上,打了个死结。
张新杰看着这一幕,什么都没有说。
为了活下去,为了保证现存人员活下去。
“走吧......”唐柔的话嘎然而止,在手电光的照耀下,他们看到了一个人站在唐柔身后,身上还保持着打晕她时的姿势。
一阵子弹上膛的声音,然后是和枪口一起迎面而来的女声。
“是啊,走吧。”
比起枪口,更让他们惊愕的是这个声音。
因为.......因为这个声音是......
苏沐橙!!!



将至未至(4)

强调ooc
以上
以下



“不好意思,先生。”肖时钦抬手为戴妍琦拦下一杯酒。“我们是不能喝酒的,这样会影响发挥。”
那个富肉流油的赞助商不依不饶,“没关系。就一杯而已,你们的比赛不是在两个月以后吗?”
戴妍琦被那个富商过于露骨的目光刺得心里又是一阵恶心。“那我就喝一杯。”
只是一杯酒而已,还有不要得罪人了吧。
肖时钦却深知其中门道:“小戴,这杯我替她喝,您看如何。”
富商刚想开口,手里拿着的酒却被一名红衣女子取走。
红衣女子面容艳丽,身村高挑,一袭染成棕色的长卷发披散在白皙的肌肤上,芊芊玉手晃着高脚杯里的酒红色液体,望向富商的眼里满是不屑。
“这一桌的客人,是我们家沃德小姐的贵宾,所以这杯东西我们家收下了,有异议吗?”红衣女子微微抬了抬手臂,露出衣襟前的一个精致徵章,一下子让富商白了脸色。
富商勉强一笑:“既然是沃德小姐的客人,那自然就不叨扰了。”
红衣女子看着那个富商悻悻地走远,把手中杯里的液体全泼在了脚下的深黑色的地毯里,瞬间地毯就把那些液体吸收融合。然后她把手中的倒空了的高脚杯放在中国队用餐的大圆桌上。
红衣女子在桌上轻轻点着,抬眼问戴妍琦,“你知道这种掺了催情药的酒喝上一口有多可怕吗?”
然后她悄无声息地和喻文州交换了一个眼神,不顾身后那些惊恐和庆幸的目光,转身离开。
红衣女子来到天台,对站在护栏边的人说:“尼尔德先生那边已经准备好了。”
那人倚着护栏,把一缕橙发在手上绕了几圈,一双美目里盈着狡拮。
“那你可以和博德说,我这里也准备就序了。”
红衣女了点了点了头,我明白了,沃德小姐.”似是很恭敬的样子。
“然后你把这个一起带给弗雷尔,”她把一卷纸递给红衣女子。”告诉他,他要保的人我会带走。”
“好的。”
天空又空旷下来。
“没想到你居然来的这么快,柔柔,你的飞机不是明天的吗?”
“还没开始吧?”
“没呢。”
“楼冠宁给了打了个电话。”
“是吗?他怎么说的?”
“他说‘叶神今晚要搞事情’,然后,问我‘考不考虑来和沐橙搭档’于是我就提前过来找你了。”康柔笑道。
苏沐橙在一旁哈哈哈,“他这简直是神概括,哈哈哈哈哈哈。”
唐柔问:“行吧,我该怎么做?”
苏沐橙站起身,“唐伯父为你赞助了邀请赛你知道吗?”
唐柔说:“所以哪怕我不是国家队队员也是可以到场的吧。”苏沐橙眉眼弯弯:“柔柔真聪明。”
唐柔把一抹额发别到耳后,“那他的意思是,让我带走他们?”
“没错,毕竟这一次......”苏沐橙叹了口气,“谁都不想他们出事,不是吗。我们之中说话对他们有影响力,又能光明正大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只有你了。”
“什么时候开始行动?”
“五分钟之后,你把他们带到索尔说的位置,我在那里接应你,然后你回到大堂酒柜那里和弗雷尔开会,你们去协助博德和海姆达乐,事成之后你们到二楼泳池找我和斯科德一起撤退。现在你可以开始准备了,维尔丹尼。”
“制度上老规矩?”
“老规矩,距离等待超过15分钟而无目的指示则进行下一步计划步骤,还有什么问题吗?”
“我没有问题了。”
“所以......”
“开始吧。”

将至未至(3)

强调ooc
以上
以下



北京时间19:50,义斩俱乐部。
苏沐橙把玩着手里的长发‘你居然亲自来接我们啊,我还认为你会让他来呢。’
楼冠宁笑道:“我来尽尽地主之谊嘛。”
喻文州也笑:“看来前辈是已经到了?沐橙,我们这是迟到了?:”
楼冠宁说:“不算迟到,她的飞机是明早八点的。”然后领着苏沐橙和喻文州拐进走廊右道。
苏沐橙说:“正常,毕竟从杭州到北京的航班只有明天那班能包机嘛。”
楼冠宁说:“今晚的晚会她不能来确实挺可惜的,喻队长和苏小姐今晚如果没有安排的话......”
喻文州说:“我是肯定去的,沐橙呢?”
楼冠宁说:“也对,喻队现在是国家队队长呢。”
苏沐橙问:“晚会?什么晚会?”
楼冠宁说:“为了庆祝第二届世邀赛开赛,邀请了其他赞助商和十六个参赛国家队的队员。”
苏沐橙笑:“你就不怕我去了挨打呀。”
楼冠宁假装头疼的抚额道:“谁敢惹你呀、苏小姐,还有、我们到了”
苏沐橙推开会议室的大门。
然后一个白色的身影就扑在了她身上。
“阿橙我想死你了!”
旁边的邹云海呵呵一笑,“有点羡慕哦。”
钟叶离不满地回了他一句:“羡慕什么,我才没有埋胸呢。”
苏沐橙:“呵呵。”
“咳,别闹。沐橙你坐我一旁......”
“叶神,我要阿橙坐在我旁边,不接受驳回!”
坐在主席位上的叶修顿觉无奈,从刚刚和苏沐橙打电话开始,今天他说话怎么总是被人打断。
苏沐橙在钟叶离身边的坐席坐下,“行啊,满足一下阿离你,看在你这么想我的份上。”
叶修掐了手里的烟,说:“好了啊,能来的都来了吧,说正事儿呢。”
众人坐正了身子。
“是这样,今天的晚会有人不知道吗,沐橙,你知道吗?”
“知道,文州和阿宁刚才和我说了。”
“那好,我想......"叶修说了一下自己的安排。
一片死寂。
喻文州眼角微抽,但还是保持住了微笑,“前辈,你这是......”
“......要搞事情啊。”苏沐橙面无表情地把她的话说完。
“但是我觉得可行。”孙哲平认真地思考了一下。
“我去关个窗,今天风有点大。”我什么都没听见。邹云海一边关窗一边说着后半句话、在人群里。
突然想起我还没给小队长发问候短信啥的......方士谦低头把玩着手机。
“其实最荣耀更新后,新出的那把橙武还不错。”文客北的手在会议桌上写写画画。
“阿橙,我说,最近LV新出了一款限量版的手提包,过几天我和你去看看吧。”钟叶离鄱着手上的LV宣传册。
“大前天中午我们吃的那份牛排道挺好的。”顾汐夜看着天花板。
“我觉得我的咖啡其实可以再甜一点。”楼冠宁搅和着咖啡棒和其他人一样顾左右而言它。
又是一片死寂。
义斩五人组和凑热闹的方士谦异口同声:“咱们不搞事情吗?!”
“不能。”然后就收到了来自黄金搭档八月庄大师和正统狂剑异口同声的驳回。
义斩五人组泪流满面。
方士谦接着低头玩手机。

楚云秀穿着正装礼服坐在酒店大堂,小心地修剪着妆容。然后她放下化妆盒,最后抚了一下发丝,转过头来问戴妍琦和众队员,“好看吗?”
“好看好看......”众人或真诚或敷衍地答着。
楚云秀这才满意地点点头,从提包里拿出耳环,比了一下,又问:“沐橙,你觉得我戴哪一个好?”
刚刚的欢声笑话一下子僵住了。
楚云秀有些失落地低下了头。“对不起啊。”
戴妍琦抓着裙子的一角,双肩微微发抖,“我觉得楚姐姐戴那个白色的好。”
楚云秀顺着说:“这......这样啊,那我就戴这个白色的吧。”
气氛好像又回到了开始的时候。
却有什么不一样了。

“我觉得没什么不一样的呀。”叶修无奈地说。苏沐橙在镜子前试着项链“不一样的,这个7mm细绳而那个中13mm金属扣链的。”
“有区别吗”叶修更无奈了。
“区别大了好吗,”苏沐橙放出手里的项链,朝叶修挥了挥手,“你还是让阿离来吧,你怎么可能会懂。”

“我会懂才奇怪了好吗?!”孙翔不耐烦地摇了摇头。
张佳乐揪了揪发尾,“那到底是谁拿着邀请函啊?!”
肖时钦扶了扶眼镜,“应该是张副队拿着吧。”
张新杰正好从电梯里出来。“是谁在我这里。”
喻文州一边帮黄少天打着领带,黄少天一边涛涛不绝:“哎呀,张佳乐,我知道你思念你家大孙心切,也别这么着急表现呀,还看啊我说,队长你领结打的不错呀,以前有经验吗?我看队长你挺熟练啊......”
“少天,安静,不然会系歪的。”
“哦。”黄少天听话的不动了。
“既然人都到齐了,那我们就走吧。”王杰希站起身,突然想起了什么:“这次的晚会是可以携带伴侣的,我们队里应该没有携带伴侣的人吧?”
众人头上一片黑线。
想也知道,他们一群打游戏的死宅哪来的伴侣。
‘没有,下一个。”
“没有,下一个。”
“没有,下一个。”
......
王希杰冷漠:“没有,走吧。”
“走吧”
同一句话语,有十几种语言在这个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响起。
——像是在宣告着什么的开幕。

将至未至(2)

已经在之前发过的备注就不再发了
这次会发完一些存稿
大概是两周的量
之后周更
强调ooc
以上
以下

本就不剩多少的时间转的飞快。
8月3日,14:30.,位于B市的中国荣耀职业联盟裁决发布会,正式召开。这次的裁决会出席除了事件的主角苏沐橙之外,还有第二届世邀赛出征的中国国家队。
这一届的国家队基本没有什么改变,但要说变化,也不是没有。
因为就在中国本土,1号领队韩文清也同意了参赛。还有第一届世邀赛拿了冠军后退役了的张佳乐成了国家队的教练,而张佳乐9号的位置就由戴妍琦顶替。本来苏沐橙的位置应该是唐柔接班的,但唐柔称因为私人原因而拒绝了参赛,所以现在的8号是吴羽策。再加上第二届世邀赛完善赛规后新增了两个备选队员名额,于是就有了现在的15号高英杰和16号乔一帆。
苏沐橙端坐在中间席位,她左右分别是戴妍琦和楚云秀,其他男性选手则按来后到顺序依次落座。
从下午直到日落。
在这么久的发布会上,苏沐橙一直得体地微笑着,毫无波澜地面对那些辱骂和刁难。
直到最后联盟公布了对她的裁决。
联盟吊销了苏沐橙的选手资格,并终身禁赛。
“这是一个能预料到的结果,所以挺无趣的。”苏沐橙好像是无视了那些愤怒的目光一样,旁若无人的笑出声来。
笑得身体都颤抖着。
苏沐橙在司仪递过来的裁决书上像签周边一样轻巧地签了名,交还了自己的职业资格证。
从那一刻开始,她就不再是一个荣耀职业选手,只能以一个罪人、一个叛徒的身份渡过这次裁决会。
幸好传奇也好、罪孽也好终会是会落幕的。
在签过字后,苏沐橙就离开了,毕竟留下来的意义已经没有了,再呆下去不是听人骂自己吗?
“喂,在哪儿?”苏沐橙声音轻快愉悦,完全没有刚刚经历人生巨变的落漠感。像晨鸟一样跳跃的脚步声在走廊里微微地响着。
电话那边的人笑了一下,有些低沉的嗓子很是好听,“出来了?”
“出来了。”苏沐橙回答。
“那你先来义斩吧。义斩俱乐部知道在哪儿吧?”对方的声调与苏沐橙不同,听口音更像是北京本地人。
“嗯,知道,那我现在过去?”
“你怎么过来?”对方问。“我这边好接应”
“我啊,我打出租车......”苏沐橙的话突然中断。
“前辈,不如我送她过去?”然后是一个很温润的声音接上。
苏沐橙笑盈盈地看着拿着她手机的人,从他手上把她的手机拿回来,问那人,“你不是还在发布会上吗?”
“你这个主角走了以后,基本也就差不多了。”那人也冲她笑。
“行吧。”苏沐橙拿起手机,“那我让文州送我过去吧”
苏沐橙挂掉电话,站在喻文州身边。
“走吧,一会被粉丝发现了,我不要紧,你的话可能不太乐观吧。”
喻文州点点头,接过苏沐橙手上拎着的印有“荣耀”Logo的纸袋,发现意外的有些沉重。
“我能问一下,这里面都装了些什么吗?”
苏沐橙扫了一眼那个纸袋,说:“哦,没什么。本来是只有一式两份的裁决书之类的文件,后来出门前有一个工作人员称曾经是我的粉丝,还说哪怕是这样,至少也会记住过去的我。然后给了我一个沐雨橙风的手办,当时还挺感动的。”
喻文州点点头,按下电梯里下一层停车场的按键,“你真的决定好了?这个回不了头的。”
“其实我本来就不该在这里的,这七年多,算我偷的。”苏沐橙说,声音轻轻的,很小声。
她也不管喻文州有没有在听,自顾自地说着“王杰希,魔术师;黄少天,机会主义者;方锐,猥琐流;周泽楷,枪王;韩文清,拳皇......”
喻文州一直在静静地听着她背联盟里那些曾经的朋友的名字与头号,他突然发现自己原来从不知道她的记忆力竟然这么好。
行人甚少的停车场除了他们的脚步声,苏沐橙甜美的嗓音也在传响着:“......你看,他们多厉害。我呢,苏沐橙,联盟女神,被人记住的这一张脸,这张脸还与一个本该在这里的人有七八分相似呢。”语气有些自嘲。
苏沐橙忽然话锋一转,问道:“我们为什么要来停车场,你什么时候在北京买了车?”
喻文州把玩着手里的车钥匙,说:“不是我的,是王队的。”
苏沐橙耷道,“王队的车,你就不怕他车上有行车记录仪一类的?到时候问起你去义斩干嘛,你怎么解释?”
喻文州看起来有些答非所问,“义斩是世邀赛的赞助商之一。”
苏沐橙却是听懂了。义斩是赞助商,发生这种大事他这个队长和义斩谈谈也是应该的,反正真要问起来,喻文州负责撒谎,而义斩,自然就负责圆谎了。
“这样啊。我们今天过去还有谁在那?”苏沐橙问。
“除了另一个人以外,其他人都在。”喻文州回答。
“你是说他也在,他回国了?”
“是啊,他回来了。”喻文州一边为苏沐橙打开车门一边说。”
苏沐橙点点头,“我们走吧”

相拥(叶橙)

首先它是个刀子。
其次沐橙略黑化。
叶橙。
ooc有。
短,段子长度。
以上。
以下。

苏沐橙轻轻拥了拥身侧似是还在沉眠的叶修。
这一刻本该是两个人的不眠时。
可注定这世界只会是她一个人的不夜天。
苏沐橙微微举起手臂,看着身上留下的痕迹。那是她挚爱的男人留下的,但是被她挚爱的男人却不是为了她而把这些痕迹留下。
就像是烙印。
深深地留在苏沐橙的身上痕迹是。
久驻在叶修心里的那个人也是。
标记了她和他。
怎么都洗不掉。
够了,真的够了。
荣耀教科书和联盟女神三年前就结婚了。
但是这段被祝福,被视为天意的婚姻,却根本不是那样的。
除了一个夫妻之实和一本结婚证。
他们之间的夫妻感情简直可以说是淡漠。那不是夫妻双方的态度问题,而是一种本质上的东西。那种东西,人们称之为男女间的爱情。
在这段婚姻中,满怀爱情的,只有苏沐橙。
叶修也努力了。
毕竟能让一段没有爱情的婚姻使他们之间最基础的感情毁在柴米油盐酱醋茶中,真是伟大呢。
至少他们还能相敬如宾。
但是……真的到此为止了。
昨天晚上,她呼唤着叶修的名字。
但是叶修,却在呢喃着那个人的名姓。
苏沐橙不是反应迟钝。
她只是愿意在叶修身边时笨一点,因为有他依附着呢。
只是现在,她意识到,在这些寒冰中,她磨掉了太多东西。
好的坏的都有。
她终于坏掉了。
苏沐橙笑了。
“叶修,你签个字吧。”
“我你是知道的,我什么也不要。”
“不这样互相折磨,对大家都好。”
叶修看了一眼那张《离婚协议书》,说。
“好。”
他眼里有着释然。
苏沐橙说:“你知道吗,这是我从小到大,你答应我最快的一次。”
叶修沉默了。
“沐橙,对不起,还有……”
“……谢谢你。”苏沐橙抢在他之前说完那句话。
因为那句话她想说好久了。
“吃饭吧,你最喜欢的牛肉粥。”
苏沐橙倚着沙发坐下,看着叶修在《离婚协议书》签了字。
从上午到日落。
苏沐橙走过去,抱住叶修冰冷的身躯,仿佛那是一片极地的浮冰。
她勺起桌上叶修没有喝完的粥,一勺一勺的吞咽。
在失去意识前她抽出那张《离婚协议书》,静静的把它撕的粉碎。
这样的话……
他们还算是夫妻呢。
苏沐橙突然想起,《离婚协议书》上交法院后24小时内生效呢。
或许,24小时后会幸福呢?
苏沐橙更加抱紧了叶修,再也没有放开。
就这样一抱。
一辈子。

彼时年少,不负荣耀(一发完)

我常常想提笔给他们的荣耀留下一点属于我的荣光,但却始终没有让笔墨渲染上那昧微光。是我太珍视这一切了吗?珍视到不愿我的任何一丝个人色彩因为那一丝拿捏不当而毁了它吗?我不知道是在为什么而犹豫,只是常常划掉涂改着一张张大纲,常常圈皱撕扯着一张张稿纸,低喃着:“我是该为赞颂这荣耀而吟唱些什么了。”于是就有了这篇短到可以当作文的东西。


苏沐橙小心的避绕过大厅里的一片狼籍,把挂在墙上的日历翻到5月30日,招呼陈果和唐柔收拾着昨夜欢呼后的残局。
陈果揉了揉眼睛,发现尚且清醒着的只有她们三以后,任命地蹲下身去用纸巾擦拭起地上的奶油。
此时的唐柔正在和昏睡的叶修较劲,生活习惯的差异让她不忍心看着叶修这样浑身沾满奶油的在沙发上睡下去。在企图推醒叶修未果后,愈挫愈勇的唐柔姑娘做出了退让。苏沐橙放下手中的盘子,拿起纸巾细细的把叶修脸上的奶油清理干净,转头无奈的向唐柔笑了笑,说:“不用理他了,反正……”
“他会喜欢这个味道的。”
当然会喜欢了。因为这种味道,永远环绕着记忆中的那一段短暂,辛苦却很满足的梦境。
有一盏像那个梦境一样耀眼却又恍然的电灯在发着沉旧味道的小屋子亮着。
狭小的屋子里唯一的桌子上放着一个很小很精巧的蛋糕,一看就知道价格不菲的蛋糕放在简陋的环境中高贵得逼仄。
明明兴欣网吧里的那几个蛋糕比这个要大得多,华丽得多,昂贵得多,但这个蛋糕却不能像那几个蛋糕一样用来抹得全身都是的糟蹋浪费。__因为那个时候,叶修和苏沐秋要比平时更加节吃俭用上差不多一个月才能在苏沐橙生日这天把这个每次都让她驻足很久的美食拿下。
那一次,其实是苏沐橙第一次吃到这家店的蛋糕。初次尝试的心情总是让人一遍遍的回味着。所以苏沐橙在这之后每次再品尝到这家店蛋糕,总是会想着:是不是比以前甜了?
只是这么多年来,这家店的配方就不曾更换过,被更换的,应该是心境才对。
更何况,要真说甜,肯定是以前更甜才是,毕竟,以前那种甜,可是使人【溺】下去的啊,那种橙色的鲜奶油。
苏沐橙是有些害怕橙色的。每天照镜子的时候,看着那一袭缠裹着自己的橙发,不要说叶修,有时在恍惚中,连她自己都分不清她和记忆中的那个人。
在她初入联盟的那个第四赛季,语音还是开放使用的。那时在总决赛中,叶修在指挥时,下意识的称呼她为“沐秋”。
那时的苏沐橙强迫着自己把她当成他,而叶修却有些怔愣。最后,这一点微小的怔愣敲定了整个战局。
但苏沐橙不曾为此怨过叶修。
因为她本来就在继承他的帐号卡,本来就在过渡他的角色,本来就在代替他的位置。最重要的是……
因为她是苏沐【橙】,沐雨【橙】风的【橙】。
她和他是那么完美的契合。可她不是他。所以,她唯一能做的,只有让叶修在记忆的味道中安睡,给他一个属于往昔的梦境,那个有苏沐秋在的梦境。
或许是因为太过真实,梦境中的叶修还未曾挣扎,一滴泪珠就已经从紧闭的眼眸中流出,顺着脸庞任由重量带着飞舞着零落而下。
苏沐橙轻轻叹了口气。她的哥哥,苏沐秋,并不是存在于梦境中的。__而是他自己本身就是一个梦境。
极唯美,又极易碎。
叶修也许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泣,但他应该知道自己“为什么”哭泣。
那个少年,在一身白苍中有了模样。明明是自己魂牵梦萦的挚友,闭上眼都应该能想象出他的笑貌音容才是,可是现在,叶修却觉得脑内一片模糊,不得不等着光一点一点把少年的面容完善出来。
虽然看不清那人的面容,但叶修明白,那就是他,就是那个人。因为只有他,才能把最朴素的白衬衫,穿出那种在梦境里都能感觉到的干净。纯粹,干净。像那个叶修心中一直坚守着的荣耀一样,这才是苏沐秋啊。
不沾染一丝血污的白衣少年越走越近,白皙的面容亦是彼时模样难辨。
然后,如从前一般,无比自然地把手伸进叶修的衣袋,抽出一张账号卡。一张第十区的账号卡。
可能是太久太久与荣耀相关联的缘故,少年因为想象偏差而有些讶然的神情,被如同荣耀的面部还原系统一样的大脑在梦境完美还原。
“叶修,一叶之秋呢?”苏沐秋的声音即使不存在与真实中,却也不曾黯淡。
叶修凝视着苏沐秋,他还是少年时的模样,而在苏沐秋瞳眸中倒映着的他却是现在这个逐渐消逝的样子。
“给俱乐部了。”叶修平静的陈述着一个事实,一个过往。
“哦,反正明天也要去俱乐部了。那……我出去买点东西,你记得去接沐橙。【别忘了】。”什么都还未曾发生过的少年,轻声说。
别忘了。苏沐秋如是说。
“【不会忘】的。”什么都经历过的年少不再的少年,轻声答。不会忘。叶修如是答。
叶修站在原地,看着苏沐秋关上了门,一步步的走远。好像那个还什么都还未曾发生的少年时一样,什么都没有阻拦。
他呆呆地站在记忆中的原地,迫切的希望着某一个能与记忆中的指针重合的时刻。
不是期待,而是等待。
叶修睁开了双眼,让梦境中的两个少年等待着,等待在那个过去的十八岁,一切如旧的十八岁。
一切都过去了。
年少的过去,终于过去。
直到红尘掩埋过去,千百年后,再无人会忆起曾有天才长眠于南山,时至此时,再叹往事如昨。
时逢生死,一世痴守,两相难。三生石畔,共许四世荣光。五月炎夏已燃尽,却把六道轮回叹。七魄无梦人成空,八面埋伏不过重回旧途,九九归一已然暮灯时候。千机莫笑风云换,十载待君君不归。子夜回梦少年事,与君久久难相忘,唯有无言盼来生,与君久久莫相忘。犹记,彼时年少,不负荣耀。